狂武兵王最新章节,苗天杜雨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狂武兵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蛮小强 角色:苗天杜雨欣 简介:苗天邪,人称苗爷苗爷曾有个牛逼闪闪的称号:血色千人斩一怒斩千人,敌血染万里帕米尔高原上的雪峰被敌血染成了红色,依然无法平息天邪的怒火他不想再看到兄弟们倒下,于是选择了隐居赖克斯岛监狱!被监狱长赶出监狱后,他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到了大都市后他依然不平凡 书评专区 寝取与路人女主:因为最近看了路人,就想找一些路人后宫同人看一看,看这...

小说:狂武兵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蛮小强 角色:苗天杜雨欣 简介:苗天邪,人称苗爷
苗爷曾有个牛逼闪闪的称号:血色千人斩
一怒斩千人,敌血染万里
帕米尔高原上的雪峰被敌血染成了红色,依然无法平息天邪的怒火
他不想再看到兄弟们倒下,于是选择了隐居赖克斯岛监狱!被监狱长赶出监狱后,他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到了大都市后他依然不平凡

书评专区

寝取与路人女主:因为最近看了路人,就想找一些路人后宫同人看一看,看这本书之前通过评论先是知道了女二初吻给了原动漫男主,也是同人男二。当时觉得这个算什么?个人没什么处女情结,吻和性在情到浓时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非处都不是不能接受,只要写的合适,例如女主本身就对前任很有感情,献出初吻初夜等,或者女主被用强之类非自由意志行为,这种都圆的过去,也不会在心里造成很大的疙瘩。然而,看了这本书才知道是作者强行喂翔,女主是在喜欢男主的前提下,通过强吻男二(暗恋女主)来故意激男主(报复),这让女主的示爱行为显得极其廉价与脑残。这样就算了,后期竟然说这一切都是男主的错,女主回心转意后心安理得的强吻并强上男主。 血税:我撑过了很多地方,然后死于了第二十八章,向地上的一切生灵宣告那,章节名很霸气,内容很呼和浩特,女主被一伙反派给扒了衣服揉柰子,而主角还在骑马赶来,男主就在女主被淦前夕终于鲨掉了所有反派,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莎美乐之吻:如果没有把这本书加入我的书单,那必定是我的损失。很多人都在书评里评价这本:比苏而不自知更苏的,是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于我而言,这更像是一本女性意识的觉醒史,抗争史。好的作者,必定是会教会给读者某些道理的。我看小说固然是为了取乐,但是能在取乐自己的同时,能够有更深程度的启发,那必定会带给我们加倍的精神享受。小说背景类似于二战前的德国,女主安妮身在黑暗,仰望光明,于绝境之中挣扎出一道求学之路。前路漫漫,总会有人放弃;大道至真,也总会让人求索。身为女性,我很感激那些人,她们坚定,清醒,不断抗争。她们是英雄,是智者,是先行者,更是殉道者。微斯人,吾谁与归?2021.2.5评价:有点奇怪了,前期让我惊叹,后期让我惋惜,口口声声的女性意识觉醒,怎么搞到后期还在靠男人········ 狂武兵王

《狂武兵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出不去了


“啊……”女子突然醒来一声尖叫。

“啊……”同时苗天邪也被吓了一跳,也一声尖叫,并且从床上滚了下去。

天邪下床直接把被子卷走了,床上女子可想而知了,光溜溜的被晒在了床上。

趴起来的苗天邪再度愣住了,这才发现眼前女子是如此的美,美的都没边了。

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嘴唇涂着淡淡唇彩,不薄不厚,不大不小,反正就是恰到好处。约一米七的身材魔鬼一般,美的让人不敢去多看,多看两眼都他M的是犯罪!

女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把拽起床单:“转过去,趁人之危的流氓。”声音里满是愤怒与委屈。

苗天邪这才收回心神,三下五除二穿好了狱服,听着身后稀稀落落的声音心里忐忑了起来,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呢!就拿了人家最宝贵的第一次,这可如何是好?

女子穿好衣服,踩着高跟鞋大步向外走去,在与苗天邪擦而过时,被天邪一把拽住了手腕。

“别碰我!”女子冷声大吼,吓的苗天邪急忙把手缩了回来,一脸尴尬之色:“那个,你总的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女子回身,用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苗天邪,她现在恨不得将眼前这穿狱服的混搭掐死:“记住,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苗天邪这才发现,眼前女子绝非普通人,她不仅有着祸国殃民的容颜,这身气质也不是常人能拥有的,气质高雅,仪态不凡,如女王一般,让人心悦诚服,更如诗歌画卷中的仙子,是典型的东方美女。

“对不起我就不说了,说了也没用,我想说:我是可以负责的。”苗天邪眼神里满是诚恳,非常的认真。

女子闻言心里多少好受了那么一丁点,狠狠的白了苗天邪一眼:“没人要你负责,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没见过,以后也不想在见。”

苗天邪心里一沉,此女眼中波光粼粼,眼泪在眼里打转,马上就要流出来的样子。

“你等20秒在走。”苗天邪说着拿起床头上的笔,撕下了一张日历,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了上面:“我叫苗天邪,作为你第一个男人,今后,不管你有任何麻烦尽管打这个号码找我,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女子闭上了眼睛,头颅微微扬起,尽量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即便苗天邪说的是真的,可毕竟自己保守二十多年的贞操就这样没了,这是绝不可原谅的,自己是什么身份?那是何等的高贵。多少旺族名门家的公子被拒绝,可就在昨日一夜竟然……

半响后她拽过苗天邪手里的日历,一句也没有说,转身走了出去,此刻的她心里一片昏暗!回想起昨日的酒吧里的场景她留下了两行清泪!

就在昨日,他有一份很重要的合同要签约,乙方的合同负责人是张氏集团的张萧飞,此人多次追求自己被拒绝,为了签合同,不得已随张萧飞进了酒吧,那猛烈的催情药应该就是张萧飞下的。

与此同时,在一座海边别野中,昨日打劫苗天邪的那两位男子跪在张萧飞身前。

“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个人都带不回来,我留你们俩还有何用?”

两位大汉颤抖着身体:“张少爷,那人穿了一身橘色狱服,太厉害了,两巴掌抽的我们俩爬都爬不起来。”

“啪!”张萧飞一把将手里的红酒杯摔碎:“来人,将他们两个给我拖出去喂狗!”

“不要呀、张少爷,我上有老下有小……”

张萧飞不为所动,面如金刚。旋即,呼呼啦啦的上来四位西装革履的保镖,拉起地上二人便向外拖……

“美女,可否留个电话号码,改天请你吃饭,顺便谈谈人生理想!嘿嘿嘿!”苗天邪本来是下来结账的,但却被前台收银小姐给迷住了。嘿!这小妮子长的,忒漂亮了,大大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小脸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个头不是很高,能有一米六多一点的样子,却秀外慧中,给人感觉小巧玲珑。

这女子闻言羞的小脸通红,微低下了头:“对不起先生,上班时间老板不让闲聊,您的房间费是358元。”

“我草草草……这么贵?”苗天邪一听脑袋有点大了,自己刚从监狱出来,兜里就几十块钱,这下遭了,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