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言真顾维琛)全本完结小说_完整版免费小说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言真顾维琛)

《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是作者“微糖不甜”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言真顾维琛,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前世一生凄惨,她独自在乡下被他榨干了所有利用价值,他却和她极尽逍遥;重活一世,她狠虐渣前夫,转投他顶头上司的怀抱——主打的就是一个远离渣男贱女,拥抱幸福新生活!...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

《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是作者 “微糖不甜”的倾心著作,言真顾维琛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房子从北到南,一大串连在一起,南头拐弯再由东到西,是格局好一些的干部房,公用的卫生间和洗漱室,和宿舍格局差不多,但是走廊相对更加狭窄。没有做饭的地方,家家户户就把厨房安在了走廊过道紧挨着自家门口的墙根,把本就不宽敞的过道挤压的更窄了。以至于有的地方还得侧着身子,推着轮椅实在是不方便。而且他们住五楼,...

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 在线试读


王文智一时之间憔悴了不少,整个人就是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

他颓然的用手胡噜了一把脸道:“赶紧吃,吃完了,咱们好找言真算账。”

“对!”刘大花最先捧起饭碗,滋溜滋溜的开始吃面。

文娟也不敢嫌弃了,拿起筷子,不情不愿的吃了起来。

他们在心里骂了言真几百遍,不过他们相信王文智,王文智这么有本事,一定能让言真好看!到时候好好的修理她,让他们这段时间吃的苦都还回来。

王文智用筷子戳着眼前的打卤面,实在是没胃口。

之前他被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打的脑子有些乱,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他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

他压根就没和言真说过他在城里分房子的事情,言真是怎么知道的?言真居然卖了房子,带着一帮拖油瓶直奔他医院,当众让他来个下不来台。

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太狠了,言真若不是知道了他在城里娶了言瑟的事,没必要做的这么绝。

王文智实在是想不明白,言真是怎么知道的,在知道了真相后,居然还沉得住气筹谋,演戏。

她不就是个村妇吗?还有这等心机?他还真小看了言真。

王文智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不由得咒骂出声,“妈的,最毒妇人心!”

夫妻一场,有必要这么害他吗?

吃完了饭,王文智看着累的没什么精神的三个人,更愁了。

怎么安置他们?这事情估计短时间之内也解决不了,住招待所住不起,只能带回家,不行打地铺挤挤吧。

他们住的是筒子楼,一整个U形的布局,一层楼都是通着的。

房子从北到南,一大串连在一起,南头拐弯再由东到西,是格局好一些的干部房,公用的卫生间和洗漱室,和宿舍格局差不多,但是走廊相对更加狭窄。

没有做饭的地方,家家户户就把厨房安在了走廊过道紧挨着自家门口的墙根,把本就不宽敞的过道挤压的更窄了。

以至于有的地方还得侧着身子,推着轮椅实在是不方便。

而且他们住五楼,王文智看着刘大花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些年刘大花被言真尽心伺候,不像别的瘫子那样早就瘦成了一把骨头。

刘大花的大脸盘子上都是肉,一瞅就富态。

五楼啊,又没电梯,那么高,他得把刘大花背上去。

王文智抬头看了看高高的楼层,有些欲哭无泪。

最后他只好认命的弯下了腰。

轮椅和东西让俩孩子拿着,王文智咬着牙把刘大花背了起来。

平时自己上个五楼都觉得费劲呢,王文智咬着牙,腿一个劲的打颤,实在是没力气了,就停下歇会。

俩小孩抬着轮椅,还有包裹,累地也是呼哧带喘。

“你媳妇也真是,就知道躲清闲。”刘大花揽着王文智的脖子,埋怨道:“也不知道问问我这个婆婆咋样了。”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累的满脸是汗的俩孩子,当嫂子的怎么这样?也不知道提前安排安排。怎么能让孩子搬这么重的东西呢?

以前言真可从不让孩子们干活,里里外外都让她放心,这么一比较,刘大花居然想起了言真的好。

王文智喘着气,听她妈这么说心里实在是窝火,“妈,你别说了。”

筒子楼里没秘密,住的进,又不隔音,谁家有点事,第二天就能传遍整个家属院。

在医院丢了人,转头就又要在家属院继续让人看笑话?

“哼,你啊,我真是白养你了,你就知道护着你媳妇!”刘大花以为王文智偏袒言瑟,心里立马就计较上了。

一时之间悲从中来,刘大花狠狠戳着王文智的头道:“你爸走得早,我多不容易把你养大的,你心里清楚!”

“现在你翅膀硬了,不听我话了是吧?我说你媳妇两句,你还不乐意听了!”

“我就说!你这媳妇偷奸耍滑,婆婆来了也不知道接待!这是眼里没我啊!”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中气十足的声音在王文智耳边噼里啪啦的一阵炮轰,眼瞅着有几个本来关的严严实实的房门立马就开了。

拿着水盆子假装出来洗漱的,泼水的,瞅见王文智后,一脸八卦的问:“王军医回来啦。”

“这些都是谁啊。”

王文智立马从脸上挤出个笑说:“这是我妈,还有我弟妹。”

这是和他住对门的邻居,俩人赶紧和刘大花笑着打招呼,“大娘这一路上累了吧,到了家赶紧好好歇歇。”

夫妻俩说完了,就把目光看向文娟和文斌,等着孩子喊人。

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文娟和文斌初来乍到,心里还露着怯呢,直愣愣的看着那对夫妻。

王文智赶紧给俩孩子使眼色,“喊人啊,叫叔叔阿姨。”

俩小孩没见过世面,一个劲的往王文智身后躲。

尤其是文娟,平时咋咋呼呼的,这个时候居然说话都结巴,“叔,叔叔,阿,阿阿姨。”

喊完了人,就怯怯的看着王文智,让王文智不由得有一阵火气。

拿不出手!喊个人怕啥!

生怕他妈说什么,或者是弟妹给他丢人,王文智赶紧找了借口,带着他们往自家门口走去。

夫妻俩装模作样的拿着水盆走进了洗漱间,嘀咕着说:“刚听见那老太太说啥没?还没见就埋怨上了,看着吧,打架的日子在后头呢。”

这里住的大部分医院的家属,和一些随军来拖家带口的军嫂。这个时候不是下班的时候,医院发生的事情传的还没那么快,要不然家属院早就闹哄开了。

王文智掏出钥匙刚想开门,门就从里面开了。

言瑟早就听见了外面的动静,本就带着气,脸色阴沉沉的。

刘大花在心底哼了一声,一见面就敢给她脸色看,什么玩意。

“妈,您来啦。”言瑟皮下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笨拙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好让王文智把刘大花背进屋。

刘大花耷拉着眼皮子,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外面算是客厅,左面墙靠着一张折叠餐桌,还有两把椅子,中间靠墙是一张沙发,前面放着茶几,这么点东西就把客厅挤地满满当当。

几个人一起涌进去,显得这里更加逼仄。

王文智把刘大花放在了沙发上,如释重负的大喘着气,扶着自己的腰龇牙咧嘴,险些站不起来。

文娟欢呼一声,扔下手里的东西,坐在沙发上颠了颠,惊喜的对文斌招手说:“哥!沙发好软!你快来坐。”

文斌偷瞄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言瑟,见这个新嫂子的脸色不好,快步走着道:“文娟,你老实点,瞎蹦跶什么!”

“妈,你们歇着。我这月份大了,一直站着不行,我先去躺会。”言瑟说完转身推开卧室的门,顺带给了王文智一个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屋。

王文智回头看了一眼刘大花,“妈,你们先在沙发上歇会。”说完,他立马紧跟着言瑟进了卧室。

随后门紧紧关上。

刘大花翻了个白眼,她和言瑟毕竟是第一次以婆媳的身份见面,刘大花知道自己有些话不能当面说。

虽然这个媳妇也是个农村出身,她不是很满意,不过和他家文智一样都是医生,都吃商品粮。而且言瑟已经怀孕,马上就能让她抱孙子,刘大花多少得有些顾忌。

不过一见面就晾着她这个老婆婆,有点不知礼数,还拉着自己儿子进了卧室,指不定要说他们什么坏话呢。

刘大花看了看紧闭的卧室门,又看了一眼这摸摸那瞅瞅的文娟说:“娟子,你去趴门上听听他们在说啥?”

“行。”文娟放下摆在柜子上的假花,拉着文斌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俩人一上一下,猫着腰,撅着屁股,耳朵紧贴上了门。

小说《重生后怒甩渣夫,军婚甜如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