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贺兰殷桑宁)完本小说_完本完结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贺兰殷桑宁)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天蚕时髦豆”创作的《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只是一个病秧子,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遭穿书,我居然成了亡国妖妃!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咸鱼,真不会诱惑人操纵朝堂啊!我跳楼证清白总行吧?可怎么一切都变了模样……原著要把原主削成人干的少年,贴贴求抱抱!原著要一心手撕原主的权臣,求一个名分!……姐只是跳个楼,没换个世界吧?...

点击阅读全文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内容精彩,“天蚕时髦豆”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贺兰殷桑宁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内容概括:不过,他哪怕恨不得用目光吃了她,也没真的实践下去。少年天子的高傲不许他向美色低头。他把她甩回软榻,低喝道:“朕在问你话。”桑宁猛然被甩,伏在软榻上,手肘被撞了下,有些疼,但更多的是怒,是的,她很生气,被狗皇帝耍玩半天,换谁都要生气了...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阅读精彩章节


他等待着,却见她摇了头。

没有吗?

那她真可怜呢!

桑宁觉得自己要死了,呼吸被剥夺,只憋得面色涨红、满头大汗,意识昏迷之前,她想,无论多么漂亮的人,被掐死的时候一定丑到狰狞吧?

“咳咳——”

男人的手忽然松懈下来,空气涌进肺管,呛得她直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

贺兰殷看着桑宁那张病恹恹苍白的脸蛋因为呼吸不畅而露出妖艳的红,真漂亮,他欣赏着,忽觉心头痛了下,像是被针扎了,就一下,也就这一下,让他失了神,等回神,就看自己松开了手。

为什么他会松开手?

他是想掐死她的,但他的身体似乎不听使唤,背离了主人的意志?

真奇怪!

他抓起她的肩膀,将她拎到了身前,眼神凶戾地质问着:“你会妖法吗?”

她轻得厉害,浑身单薄,不,也不算单薄,起码胸前的几两肉看起来沉甸甸的,颇有些分量。

敢情肉都长胸上去了!

不愧是妖女!就是会冲着男人的喜好长!

他以男人的恶意揣摩着她,炽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少年天子尸山血海里成长起来,哪怕野心勃勃,是个事业狂,可归根结底是个男人,嗯,或者说是个世俗男人,且充满了世俗男人的劣根性。

不过,他哪怕恨不得用目光吃了她,也没真的实践下去。

少年天子的高傲不许他向美色低头。

他把她甩回软榻,低喝道:“朕在问你话。”

桑宁猛然被甩,伏在软榻上,手肘被撞了下,有些疼,但更多的是怒,是的,她很生气,被狗皇帝耍玩半天,换谁都要生气了。

她回眸瞪他时,满眼恶意地笑:“是,我会妖法,陛下要看看吗?”

贺兰殷没说话,目光紧紧盯着她,像是真的要看。

傻子!

傻狗!

桑宁这么想着,就开始脱身上的衣裙。

她早被这繁琐的衣裙影响了睡眠体验,睡觉自然要裸睡的好。

于是,贺兰殷觉得妖妃又在色、诱自己了!

还是相当粗暴而登不上台面的色、诱!

“你在做什么?住手!”

他怒喝着,抓起旁边的被子,砸她身上:“你、你不知羞耻!”

少年天子出身漠北勋贵,家教甚严,是真的觉得桑宁不知羞耻——哪能当着男人的面宽衣解带?

桑宁看着他移开视线,仿佛真君子一样,就生出了恶心他的心思。

她光着身子往他身上扑,牢牢抱着他的腰不撒手,当然,为求逼真,脸往他睡袍里钻,狗男人身材好的没话说,白皙光滑的皮肤冰凉凉的,八块腹肌块垒明显,是绝对鲜嫩美好的年轻男性肉体:“是,我不知羞耻,我想要陛下想疯了,不瞒陛下,我在见你第一眼就疯狂喜欢上了你,你是那么魁伟迷人,在床上一定很勇猛——”

“住嘴!”

贺兰殷被她冒犯的言语刺激到了,一把拽开她,就匆匆走人了。

他红着脸,气息粗重,像是落荒而逃。

比之冯润生,也不遑多让。

桑宁见把人恶心走了,乐呵得不行:搞半天,一群小雏鸡!

白瞎了她的演技!

她累死了,往床上一躺,盖上被子,开始喊人:“绿枝,绿枝——”

绿枝去端药了。

也是倒霉,刚端来药,就跟匆匆出来的皇帝撞上了。还好她重心稳当,忙后退两步,没弄洒了药。

“陛下万安。”

绿枝小心翼翼行礼。

贺兰殷扫过去,眯起了眼:“这是什么药?”

绿枝小声回道:“安神药。”

“风雀仪开的?”

“是。”

“她也配?”

贺兰殷冷声说:“从今天起,不许她喝药!”

他杀不了她,索性让她病死好了。

看她那样,一时半会死不了,也能吃些苦头。

他是真阴损。

绿枝吓得直接跪了:“陛下开恩。娘娘身体病弱,不喝药不行的。陛下开恩啊。”

贺兰殷没开恩,下了这个命令后,就甩袖走人了。

殿外值守的士兵听了皇帝的话,直接上前从绿枝手里抢了药碗。

“砰!”

药碗瞬间四分五裂。

药汁溅得四处都是。

绿枝看没了药,又气又慌,一时急得直哭:“你们!你们不能这样对娘娘!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罪魁祸首贺兰殷觉得桑宁才是欺人太甚!

她竟然敢亵渎龙体!

真是该死!

他回了寝殿,躺到床上,胸口剧烈欺负着,哪怕过去很久,皮肤上似乎还残留着妖妃唇齿贴上来的触感。

热热痒痒。

酥酥麻麻。

从腰腹的皮肤一直蔓延全身。

他如火在烧,热汗淋漓,隐忍得想杀人。

都怪那个妖妃!

他从前从不这样!

太监总管王诚一旁守夜,见新帝仰面躺着,呼吸粗重,俊美逼人的脸都是汗水,显然是动了情、欲,便试探着问:“陛下,要不要奴才寻几个貌美清白的宫婢来伺候?”

这皇宫之中最不缺美人了。

当然,像妖妃那样的绝色,怕是难以寻到了。

“滚!”

贺兰殷言简意赅一个字。

他现在视女色如蛇蝎,怎么可能去宠幸女人?

没错,少年天子正自己跟自己赌气,把这场来势汹汹的情、欲视做一场磨难、一场挑战,而他从不惧怕挑战。

他势要降服色、欲这头猛兽。

当然,他成功了。

代价是夜里做了一场又一场不可言说的梦,地点、场景、姿势换了又换,就是人没换,直折腾得他到天蒙蒙亮才睡去了。

桑宁也是天蒙蒙亮才睡去了。

不过,她没睡好,不是做了什么带颜色的梦,而是没喝药。

因为皇帝下令不许她喝药,果然,她是没药喝了,只能忍着病痛之苦,生生被病痛折磨到精力枯竭,昏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又是天黑了。

说来,她是饿醒的。

又饿又渴,昏睡一天,依旧疲乏的厉害。

“绿枝,绿枝——”

她蹙着眉头,挣扎着想从床榻上起来,没成功,身体虚弱的没一点力气了。

这病弱的身体如同八十老朽,沉重的厉害。

“哪里不舒服?”

耳边传来清润好听的男音。

桑宁闻声看去,很是惊讶:“怎、怎么是你?”

风雀仪笑了:“你想是谁?”

桑宁如实说:“我想是冯润生。”

人善被人欺。

她柿子挑软的捏,就想欺负冯润生。

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