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风烟燕云侯)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_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以牧风烟燕云侯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是由网文大神“撼龙”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她,出嫁未至已成望门寡,浴血千里进都城,转眼却成阶下囚
天变异象,水患、地裂、冬无雪,大厦将倾,祸延九州……
朝堂混乱,都城动荡,世家、宦官、黑市、暗桩细作粉墨登场……
看她如何以弃卒之身,博学奇智,扭转乾坤,成为两朝皇后
——
“玉玺给你,代吾上朝”
“好嘞!”
卧床不起的某人没有想到,一次上朝,燕然侯的少府小金库就全没了……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撼龙

角色:牧风烟燕云侯

作者是“撼龙”的热门新书《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弩在冲锋时不方便瞄准和更换弩箭,所以骑兵大多是装备长兵。连弩却是例外。只不过连弩机巧,制作耗时,而且大多数连弩都只能连发三五矢,最多也不超过十矢,用在骑兵身上意义不大。但华阳国夜月公子研制的夜月弩,却可连发三十矢。所以他的亲卫骑兵,就装备了连弩

评论专区

恐怖幽灵船:主角殺伐果斷,劇情有張力。  超好看

墨侠录:真气时代很期待,希望这回不要灭世遁

马踏天下:烂书一本,第一个女人清风就写废了\u003Cbr \u002F\u003E情报机构有了自己的意志,这样的情报机构,留之何用

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第七章将军夜引弓

弩在冲锋时不方便瞄准和更换弩箭,所以骑兵大多是装备长兵。

连弩却是例外。

只不过连弩机巧,制作耗时,而且大多数连弩都只能连发三五矢,最多也不超过十矢,用在骑兵身上意义不大。

但华阳国夜月公子研制的夜月弩,却可连发三十矢。

所以他的亲卫骑兵,就装备了连弩。

“你不去给他收尸么?”牧风烟好心的建议。

九陌大笑起来:“你放心好了,就算敌人死光了,他也不会死的。”

牧风烟轻轻的笑了一下,骑兵对战,最怕强弩,即使燕然侯未尝一败,今日恐怕也要破例了。

两队骑兵还未接近,来袭的骑兵已举起手中的弩,箭雨如飞蝗,似急雨,铺天盖地的落下。

果然是夜月弩!

刹那间,赤云骑已被射成刺猬!

牧风烟正待讥讽几句,却看见满身是箭的赤云骑挥着剑戟冲入对方阵中,大肆砍杀。

再一看,赤云骑兵手中拿着一面古怪的盾牌,颜色灰暗,没有金属光泽,却挡住了对面的强弩。

“哎。真是个残忍的家伙啊。”九陌那开心的语调与他所说的言语截然相反。

顷刻之间,对面的骑兵已被冲散,燕然侯手起剑落,便见人头飞起,血雨洒落。

忽然,地面传来更密集的蹄声,九陌的笑容僵在脸上。

马车周围,突然涌出一大队骑兵,向牧风烟等人冲了过来,一色的玄甲褐衣,头盔上插着长长的鹤羽,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闪着寒光的夜月弩。

原来刚才那一队人马,不过是调虎离山的诱饵罢了。

牧风烟数了一下周围的赤云骑,加上九陌,十人。

围着他们的骑兵密密麻麻,恐怕有上千人。

怎么看,都是死局。

“你带着公主逃命吧。”牧风烟从车中拖出都凰娜,推给九陌,随后迅速拔出袖中匕首,在中间拉车的玉骢马身上狠狠刺了一刀。

这一下谁都没有料到,马儿吃痛,扬蹄急奔,状若疯狂,车夫根本无法控制。

牧风烟早有准备,拉着蓝娅滚进了车厢之中。

来者不善,如果目标是公主,那么把都凰娜扔给九陌,说不定她还能趁乱逃走。

虽然机会不大,但至少不会死在他之前。

箭雨瞬间便至,穿过车窗、车门,钉在马车上,声音密密麻麻,似乎永无休止。

牧风烟拉着蓝娅缩在车门后的死角,拼命抓住角落固定帷幔的丝带,不让自己在剧烈的颠簸中滚到箭弩射入的范围。

她之前早已注意到,车厢的木头用的是百越南海的星沉木,坚硬无比,单凭箭矢绝难射穿。

只要冲出骑兵包围,就还有一线生机。

她料得不错,敌人看见都凰娜一身华服,便蜂拥而上,根本没有人再来阻挡发了狂的奔马,跑了一阵,已没有箭矢落在马车上。

混乱之中,车夫早已不见了,牧风烟拍了拍蓝娅,示意她去一旁坐好。

蓝娅吓得面无人色,一直紧紧抱着牧风烟的腰,没有反应过来。

牧风烟宽慰她:“没事了,我去试试看能不能让马停下来。”

蓝娅这才擦着眼泪,说:“婢子怎能让公主涉险,还是婢子去吧。”

她放开牧风烟,扶着车门钻了出去,坐在车夫的位置,试着勒住缰绳。

幸好马车跑进了一片树林,慢慢的,奔马的速度慢了下来,终于停住了。

牧风烟从车上跳了下来,见车身插满了箭矢,马也被射得浑身是伤,鲜血淋漓。

天色已晚,林间光线暗沉,静寂如死。

牧风烟低着头在地上看了半天,随后便割断缰绳,掀起车辕,拖出一匹马来,故技重施,在马身上划了一刀。

马儿一声嘶鸣,疾驰而去。

随后又拖出一匹,将马头换了个方向,仍旧划了一刀。

……

四匹马,向着四个方向奔逃。

蓝娅急了:“公主,马全放走了,我们怎么回去?”

“嘘。”牧风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方向传来一声虎啸,震得树叶沙沙作响,紧接着是一声极其悲惨的马嘶。

“走!”牧风烟拉着蓝娅,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跑了多久,跑出了树林,跑到了一条小河边。

牧风烟牵着蓝娅淌过小河,这才坐下休息。

“一匹马足够猛虎饱餐一顿,至少今夜安全了。”

牧风烟说着话,一边揉着腿上的肌肉,在马车里颠簸了快一个时辰,又跑了那么远,她现在全身都痛。

“公主怎么知道,那林子里有猛虎?”蓝娅看着她,满是不解。

“那里太安静了,连一点动物的声音都没有,安静得有些不正常。”

再加上她在林中发现了猛兽的足迹,故而将马放出去试探,反正那四匹马也受了箭伤,坚持不了多久了。

“公主料事如神,莫不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了?”

蓝娅看着她的样子,只差要顶礼膜拜了。

牧风烟笑道:“哪里有什么神仙?只要细心观察,你也可以的。”

“可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先休息,等到天亮再做打算。”

在她们的视野范围内,看不见半点灯光,与其瞎跑,还不如找个地方休息。

附近有猛虎,也就意味着不会再有其它的猛兽,在这里等到天亮,再合适不过。

“那婢子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吃的。”

牧风烟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蓝娅就回来了,牧风烟却不见了。

“公主!公主!”蓝娅大声的喊,没有人回应。

她四下寻找,旷野茫茫,空无一人。

“莫不是你露了马脚,让她瞧出来了。”

夜色中响起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我一直万分小心,怎么可能让她瞧出端倪。那个丫头邪门得很,恐怕是我的心思被她算出来了。”蓝娅的声音突然变得阴冷低沉,与方才迥异。

牧风烟显露的祈天术,对她而言,与神术无异,若非上命难违,她绝不愿与之为敌。

正因如此,她才必须一击奏效,免得后患无穷。

以她一人之力,无此自信,所以才折返回去,寻了帮手。

但恰恰是她的谨慎,竟然让那个丫头跑了。

她的目光扫过不远处的一片芦苇,夜风吹起,芦花翻涌,如海上的波涛。

“公主……”她向着芦苇荡走去,声音再度变得清脆。

回答她的,只有飘扬的芦花。

蓝娅走到芦苇边,摸出火石,点起了火。

芦苇本就是易燃之物,借着风势,瞬间便扬起大火。

“真是个狠毒的女人啊。”夜色中的那个声音再次开口。

“若不是你们这些瞎了眼的废物,何须我来动手?火光很快会引来燕然侯,你若想留下与他一战,我绝不阻拦。”

蓝娅阴沉的声音渐渐远去。

很快,那片芦苇便已燃尽,火势越来越小,慢慢熄灭。

牧风烟从芦苇旁的河中浮起,吐掉口中的芦杆。

原来她一直潜在水中,借芦杆换气。

蓝娅的确伪装得极好,她初时也没发现。

只是方才,她的体力似乎太好了些。

自己常年在山中打猎,速度不慢,她竟能一直跟着,未见力竭。

这倒罢了,她要寻找食物,眼前就有一条河,对百越人而言,没有什么地方比水中食物更多。

但她却视而不见。

牧风烟心中生疑,便藏了起来,原本是以防万一的举动,却怎么也没想到,蓝娅竟然去通风报信,要取自己性命。

见四下无人,她湿淋淋的爬上岸,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夜风拂过,带来一股浓烈的腥气。

循着气味望去,地上竟有一滩鲜血。

她一惊,坐起身来,赫然看见远处奔来一只猛虎,快如闪电。

牧风烟立刻爬了起来,拼命的跑。

蓝娅竟然还留有后着。

她虽寻不到牧风烟,却猜到她是躲了起来,于是惊扰了那只猛虎,引来这里。

若非如此,那猛虎已经吃了拉车的玉骢马,绝不会再出来捕食。

牧风烟此刻衣衫尽湿,一路逃亡早已精疲力尽,又怎能跑得过猛虎?

不多时,她便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甚至能闻到,虎口中呼出的腥气。

一股大力袭至肩头,伴随着裂帛之声,一只袖子已经被扯落,牧风烟整个人都被掀在地上。

她顺势滚了出去,忍着肩头剧痛拔出匕首,静待时机。

猛虎张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她甚至能清晰的看见口中的利齿,以及齿缝中挂着的丝丝血肉。

她握紧匕首,掌心沁出冷汗。

忽听箭矢破空之声,一支箭射在猛虎眼中,直没入羽。

猛虎发出一声极为震怒的吼叫,腥风混着湿气喷在牧风烟的脸上。

牧风烟心知不妙,急忙就地一滚,虎爪拍下,被一支箭穿过掌心,带离了方向,堪堪擦过她的后背。

随后又是一箭,如流星般呼啸而至,钉入猛虎剩下的那只眼睛。

牧风烟回头望去,黯淡的夜色之中,只见一人鲜衣怒马,飒沓如星,手中弓如满月,箭似连珠,疾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