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星河见月明(时初月冷星禾)_(时初月冷星禾)全集免费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漫漫星河见月明》,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时初月冷星禾,是作者“轻风云舒”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本是将门千金,却惨遭横祸成了一介孤女生在豪门,却长于乡野安分守己,碌碌无为过完这一生?不肯能!绝对不可能!郡王未婚夫跑不掉,事业爱情通通要!
看心理学家时初月如何在异世当好一位将门千金查真相,慰亡灵,扬军威!一路走来,艰辛、委屈、麻烦不断,好在头顶星河灿烂,身边良人相伴!
时初月:“跨越千年时空,璀璨星河不及你耀眼!”冷星禾:“看尽人间繁华,唯有你是那个不可无一 不能有二!”
看星月携手扬威四方,叹千年时空良缘情长!

小说:漫漫星河见月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轻风云舒

角色:时初月冷星禾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漫漫星河见月明》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轻风云舒”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客栈的房顶上,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几名黑衣人趴在房檐上目露精光。“目标都离开了,那群废物还不来。”“青铜你个臭小子,别以为得了小姐一句赞就能翘尾巴,仔细阴沟里翻了船!”说话的两人正是客栈的店小二和掌柜。“咱们的地盘上,还能放走一只鳖?小姐都懒得插手,掌柜的你也不用那么看得起他们。”“一言丫头说得没错,你小子就是狗腿、谄媚!花瓣、美食,私下里没少花心思研究小姐吧!”“你这是酸!小姐虽彪悍,但终究是个小姑娘,哪个姑娘不爱花?小姐自小生活在益州,后来又在玉溪长大,那肯定是习惯吃川菜和海鲜啦!这还用研究?哼!至于那小丫头,我迟早会打败她,成为小姐的贴身护卫!”“哦?你要打败谁!”青铜立马换上一副表情,“一言姑娘来啦,我正跟掌柜的说要打败无常阁的那群废物呢!”……一阵风声响起,几人立马收声敛息

评论专区

尘骨:对不起,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极度尸寒:只看了前两卷,剧情乱不说,写法上先抑后扬的过了,翻牌章节爽度也并不够,这就造成了前面几十章主角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聒噪个不停,严重影响阅读快感,正不正邪不邪的两面不讨好。

我的重返人生:本书有很多尬点和槽点,多的就不说了,只说一点,都准备好追上辈子的白月光了,还写这么多妹子干啥?多搞点事业线不香么?

漫漫星河见月明

第3章 原是故人归

客栈的房顶上,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几名黑衣人趴在房檐上目露精光。“目标都离开了,那群废物还不来。”

“青铜你个臭小子,别以为得了小姐一句赞就能翘尾巴,仔细阴沟里翻了船!”说话的两人正是客栈的店小二和掌柜。

“咱们的地盘上,还能放走一只鳖?小姐都懒得插手,掌柜的你也不用那么看得起他们。”

“一言丫头说得没错,你小子就是狗腿、谄媚!花瓣、美食,私下里没少花心思研究小姐吧!”

“你这是酸!小姐虽彪悍,但终究是个小姑娘,哪个姑娘不爱花?小姐自小生活在益州,后来又在玉溪长大,那肯定是习惯吃川菜和海鲜啦!这还用研究?哼!至于那小丫头,我迟早会打败她,成为小姐的贴身护卫!”

“哦?你要打败谁!”

青铜立马换上一副表情,“一言姑娘来啦,我正跟掌柜的说要打败无常阁的那群废物呢!”……

一阵风声响起,几人立马收声敛息。

一群戴着银色面具的黑夜刺客落在客栈门口。“确定目标就在这里?”

“回护法大人,消息就是从这家清风客栈传出来的,准没错!”

“动手!”

一阵烟雾飘过,银面刺客提刀闯入。

“咱们比比?”一言掂着手中的金色砖块跃跃欲试。

“比就比!”青铜话落,人已朝着下方扑去。

四平闻声赶来,就见院子里满是黑衣人,两方人马兵戎相见,血肉横飞!唯一未着黑衣的一言却最是彪悍,一块板砖被舞得虎虎生风,一砖一个脑袋,惨不忍睹!

一力降十会被金刚萝莉展现得淋漓尽致!

……

夜色中,两个黑影一前一后飞驰而过。时初月停在路边的屋檐下,转身看着跟来的冷星禾。

“不是让你安心睡觉吗?”

“时姑娘还是管好自己,本官行事,无需你管!”冷星禾盯着时初月的目光有些淡。

“都察院御史,冷大人这是来阻止我行凶,还是帮我助威望风?或者是不放心我……”时初月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容冷峻的男子。

“时初月!你给我正经点,你究竟要去干什么?”

冷星禾低沉的声音吼完,两人俱是一怔,默然不语。

少女垂下眼眸,眼角微红,忍着心中的酸涩。从小到大,也只有眼前这人喜欢连名带姓的喊她‘时初月’。十年未见,如今再次从他嘴里听到这三个字,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话到嘴边,却几番挣扎,“你果然恢复了记忆!”一句低语似喜似悲,带着无限惆怅。

“我恢复了记忆,让你失望了吗!”一向冷静的人此刻似乎失了理智……

时初月面色淡然,心中酸涩。也不解释,沉默以对。

看着少女这幅模样,冷星禾更加暴躁,“时初月!我的记忆,凭什么要你来决定?”

眼前双目赤红,毫无风度可言的俊美男子,与十年前的小少年画面重叠,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

十年前,五岁的时初月第一次见到十岁的冷星禾,眼放精光,上前便拉着小少年,“你果然长得很俊,就是有点少年老成,会不会早秃呀……”

十岁的冷星禾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挣开女孩子的手,“我已经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妹妹自去玩耍!”

时初月牵着小少年的手不放,“十岁的小屁孩装什么大人?行啦,这里又没其他人,你不用装模作样。我要去打麻雀烤着吃,你要不要一起?”

小少年看着这个唇红齿白,狡黠精灵的小女孩,感受着手中既柔软又充满力量的小手,犹豫了三秒就跟着女孩到处撒野。

时光流转,有些人有些事似乎也没变!时初月轻笑一声,“你还是这样,人前淡漠如雪,老成持重,在我面前就臭脾气倔驴,小气吧啦……”

冷星禾又气又怒,可一如往昔,拿眼前这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啦,别气,咱们先去干正事!等有机会我再慢慢解释嘛……”

“你的正事就是半夜三更去杀人?”

时初月一把拉过冷星禾的手臂,“说了不准动武,我带你飞!真是弱鸡……”

“你要杀谁?”

“此人名叫李成虎,十年前是西川军的一名斥候。当时,南诏军入侵前,有一队斥候在城外群山中发现了端倪,李成虎和另一人被派回报信,但西川军却未收到任何消息。”

“他的背后是谁?你怎么查到这些的?”冷星禾语气有些轻,冷静淡漠中带着一丝隐忍。

“李成虎去了益州刺史府,而那一队斥候除了他无一生还。凉城事变之后,李成虎改名换姓成了雍州陇城的一名部千总。”

“益州刺史李广?你找到了李文翰!”冷星禾似乎并不意外。

“是的,找到你之前,我去了趟雍州,抓到了李文翰,这些是从他那里得知的。但他对于当年的事知之甚少,就连李广背后是否有人他也并不清楚。你呢?这趟益州行查李光可有收获?”

“只查到了当地官员上奏之事,至于十年前的事情,他很谨慎。刚查到一点蛛丝马迹,李广就被灭了口。”

“那杀了李广的人,可有眉目?”

“目前只知来自京城,杀了李广后,这群人就不知所踪,我的人还在追查。”

时初月沉默了一瞬,压低声音,“我们一起查!”

冷星禾动了动唇,终是沉默不语……

时初月也不勉强,月光下的男子姿容昳丽,赏心悦目。

两人来到正房,时初月照旧取下发簪拨开门闩。房间里的雕花大床上,躺着一男一女。男子三十多岁的年纪,体型彪悍,面容方正,旁边的女子二八年华,娇小玲珑,一条玉臂露在外面,别有一番风情。

冷星禾目不斜视,“确定就是此人?”

“不确定!问问就知道了……”

还是这么儿戏,一点长进都没有!冷星禾心里吐槽,却也不阻止,任由时初月做主。

手指点在女子的耳门穴让其昏睡不醒,再点中男子的膻中穴,使其内气散漫,神志不清。

中年男子睁开双眼,见眼前一对男女,似遗落凡尘的谪仙,不禁有些恍惚,耳边传来清脆的铃音,好似仙乐让人浑身舒爽。

时初月颇有节奏地摇着一对铃铛,见男子目光越发的涣散,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成虎,现在叫黎天鹰。”

“十年前,南诏军入关……”

……

回到客栈,冷星禾拉着要回房的时初月,“你会传说中的摄魂术?我的记忆就是这样没的!你……”

看着惊疑不定,欲言又止的冷星禾,时初月眉梢一挑,“你想问…我是何方妖孽?”

“时初月!给我个解释就这么难吗?”

“大半夜不睡觉,闹什么情绪!……我不是妖怪,这也不是什么摄魂术,这叫催眠!你可以理解成…通过某些声音、动作让人处于类似于睡眠的状态,再对其进行暗示,以达到某些目的。比如暂时的麻痹,回忆,忘记,幻觉,甚至是一些正常状态下无法做到的行为。行啦,我要去睡了,要不然会变成丑八卦的…”

催眠术?…混蛋,我要的是这个解释吗?冷星禾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初月恨不得抓过来暴打一顿!

……

暗室里,蒙着眼睛的银面护法被缚着双手,看不见任何光亮后,耳朵变得更加灵敏。滴滴滴…似血滴落下的声音。

“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又是你!我记得你的声音,我无常阁不会放过你们的。”

“原来无常阁只做江湖生意也是骗人的!敢杀朝廷命官,就要做好世上再无无常阁的准备!”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们和无常阁谁先死!”

“看来出价的人来头不小呀!下一批是不是该轮到金面杀手了?……呵!原来无常阁的银面护法和金面领主不和是真的,总算有条传言不假!”

滴滴滴……

“别紧张,还有半柱香的时间……金面领主很厉害?据说从未失手?他比你老,比你资历高,但其实能力不如你!他长什么样?用什么武器?擅长什么?弱点是什么?……”

……

“公子,这是双喜传来的信。让他来接应,他倒是好,就派来了一只鸽子!”四平看着旁边闲庭信步的鸽子满眼嫌弃。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客栈门口,一辆精致华美的马车停在路边,几名护卫围着马车,一名领头男子正与一个小丫头对峙。

“一路上不是身子不适,就是水土不服,照这个速度,何时才能抵达目的地,误了大人的事,你担的起责吗?”

“小姐也不是故意的,第一次出远门,难免诸多不便,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咱们同样没法交代!”

“能出什么事,身子不好也找大夫看过了,留在这不走就能好起来了?我看你就是故意拖时间,告诉你,少耍这些没用的把戏。”男子虽是斥责小丫头,可眼神却是看向马车内。

时初月一行人出来,见此情景也不理会,只等着马车走了让开道路。

纤细的手指伸出车帘,隐约可见半条玉臂轻摇慢舞。少女面戴薄纱,莲步轻移下了马车。一身桃红色的纱衣裙面随风轻舞,本就婀娜的身姿更添几分妩媚妖娆!虽薄纱遮面,却藏不住少女深邃精致的五官,原是个混血美女!

“林护卫多虑了,紫鸳确实身体有恙,才想着多歇半日。若是半路病倒,岂不更加误事!再说了,紫鸳也不想带着病容去见贵人。”

“行!紫鸳姑娘就好好休息这半日,往后的路怕不好走!”林护卫语带讥诮,领着护卫重新进了客栈。

“小姐,这人也太嚣张了……”

紫鸳无奈的摇了摇头,任由小丫头扶着往客栈走。两拨人马越来越近,紫鸳眸带羞涩,脸颊微红,脚下的步子越走越慢。终于,少女似乎病痛难忍,一个趔趄朝着边上的冷星禾倒去。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