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谈传统恋爱!)秦木烟萝_秦木烟萝全章节在线阅读

以都市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谈传统恋爱!》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梦几重”大大创作,秦木烟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恋爱文】 【单女主】 【高糖】 【系统】
秦木重生高中,再次遇见烟萝,前世遥不可及的梦
“烟萝,为什么你距离会写成负五?你这个小笨瓜”
“如果距离有负数,已知人皮肤到心脏的距离为5厘米”
“提问,我们相距负五厘米”
“那么你是住在我的心里吗?”

小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谈传统恋爱!

类型:都市

作者:梦几重

角色:秦木烟萝

热门网络作者“梦几重”的热门书《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谈传统恋爱!》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๑♡ω♡๑)嗑到了,磕到了!小花成功解锁姨母笑,恭喜宿主,获得甜蜜积分20分!】“蛙趣~二十分巨款!”秦木挺了挺胸,感觉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区区高考,不在话下。但看了看总积分,才十五。“小花你这个老六,哼╯^╰。”【⌓‿⌓】“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二十分,你这还抠抠搜搜。”秦木真是汗颜,资本家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评论专区

变异杀机:一日为屌丝,终身为屌丝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总感觉又名秦青的幸福生活

穿越费伦闹革命:不看好,作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只有浮于表面的理解。好好写故事就好了,偏偏要卖弄设定哗众取宠。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谈传统恋爱!

第4章 买点爱吃的

【(๑♡ω♡๑)嗑到了,磕到了!小花成功解锁姨母笑,恭喜宿主,获得甜蜜积分20分!】

“蛙趣~二十分巨款!”

秦木挺了挺胸,感觉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区区高考,不在话下。

但看了看总积分,才十五。

“小花你这个老六,哼╯^╰。”

【⌓‿⌓】

“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二十分,你这还抠抠搜搜。”

秦木真是汗颜,资本家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资本家的压迫!”

【我不管,听我的。( ・⊝・∞)】

“行行行,你是甜妹,你做主!”

秦木放弃抵抗,举手投降。

【❤ (ɔˆз(ˆ⌣ˆc)】

……

此刻已经到家门口的烟萝,脸上的红晕依稀可见。

烟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才不要想你这登徒子,耍流氓,哼哼。”

可才说完,脑子里又浮现秦木说的那句话。

“以后每天都只为你一个人做糖果。”

熟悉的红晕似乎又要上来了。

“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还撩妹,还撩挺好,扣分,哼~”

“他不会真喜欢我吧!我该怎么办…”

烟萝还没来得及多想,咔嚓一声门开了。

“萝萝,你这孩子,站在家门口干嘛,怎么不进来。”

说话的是烟萝的母亲,蔡芬,三十好几了,身为专职家庭主妇,

却风韵犹存,从烟萝身上都还能看出几分蔡芬的影子,不得不说,烟萝她爸真好命。

漂亮的老婆,漂亮的女儿,真是人生赢家。

“妈,我也这才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敲门呢,你就出来了,你是在我身上装了感应器嘛?”

烟萝不敢对上蔡芬的眼神,怕被发现自己的小秘密。

蔡芬看着烟萝那扭捏样,就知道有事瞒着自己,不过也不拆穿。

暗想道:“什么事,还需要瞒着亲妈。”

但转念想到自家女儿这么懂事,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坏事。

“妈,今天吃什么?”

烟萝扶着门,抬起腿,脱掉白色小熊袜子,露出晶莹剔透的小脚,脚趾如花瓣一样分开,

穿上小熊拖鞋,袜子顺手拿去洗了。

简简单单的动作,但若是秦木在边上看着,怕是得血脉喷张。

“都是你爱吃,快进来吧。”

蔡芬看着烟萝乖巧的样子,心里很满意,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着一直吃亏。。

烟萝:“嗯~,好香,我要吃饭饭了。”

烟萝动了动鼻子,便闻出来了确实都是自己喜欢的菜。

“去吧去吧,都是你爱吃的菜。”

蔡芬收起眼前的思绪,先喂养乖乖女儿最重要。

……

话分两头,

秦木得了便宜之后悠哉悠哉地回到了家。

意外发现家里居然有人。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秦木看着眼前的两人,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陌生却是两人一直在外务工,对自己鲜有照顾,

甚至记事以来,自己生日父母从未参与过。

先是寄居叔父门下,对他爱答不理,然后叔父病逝,又去了奶奶家,

年岁已高的奶奶根本无法照顾秦木,反倒是秦木幼小的身躯照顾着奶奶,结果奶奶也走了。

可以说,秦木基本上是一个人走过来的。

所以也才养成了秦木不爱说话的性子,可经过两世为人,秦木也知道交际是社会上最重要的能力。

知识改变命运,交际一样改变命运。

“木儿,我们回来看看你。”

秦木母亲徐洁沧桑的面孔,本才四十岁的她却有了五十几岁的面貌。

褶皱已经布满了面容,长满茧子的双手想要去抓紧自己儿子的臂膀。

秦木应急反应一样退后了一步,心里很不满,生出来的儿子却没人养,

秦木抬头看着自己母亲,那苍老的面貌,眼角将要流下的眼泪,

心里就像被一只巨爪牢牢抓住一样无力,说道:“我没事的,我可以一个人好好生活,不用来看我的。”

“木儿,我们对不起你。”

说着,徐洁的眼泪完全止不住地往外流。

双手抱住自己的儿子,紧紧不放手。

秦木这次没有抵抗,只是默默地承受着。

“没什么对不起,咱家这条件,没办法。”

父亲秦大海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

看着母子俩终于开了口:“家门口这样子像什么样子,快进去。”

……

徐洁看着自己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稍稍有点宽心,

但随即想到儿子吃不好住不好,伤心又涌了上来。

父亲秦大海抽出一张烟纸,卷了一些烟草,狠狠地按了按打火机,

打火机忽明忽暗地火焰在秦木眼里就像自己的家,完整又破碎。

父亲秦大海点燃了烟草,用劲地吸了两口。

看着抽着最便宜最乐色的烟的父亲,秦木眼里酸酸的。

记忆里,父亲最爱抽烟喝酒,却为了这个家戒酒这么多年,滴酒不沾,

这口烟始终戒不掉,但越抽越便宜。

为了供他成长读书,父母付出了良多,却没能陪他成长。

“秦木,你也快高三了,你妈放心不下你,要来陪读,我劝不住,就跟着一起来看看你。”

烟阻挡住了秦大海的表情,但是秦木知道这是秦大海嘴硬,

在儿子面前,每个父亲都是坚强的,不肯示弱的!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不差这一年。”

“而且回来一趟不便宜,别说高铁,硬座来回也费钱。咱家耗不起。”

秦木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这不一样,你现在要高三了,你可是家里唯一的种,我们都无法完成你事,只有你能做到。”

“现在这社会,不读书,哪有轻松钱赚,我们两在外拼死拼活地打工,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在你面前,你必须争取。”

秦大海情绪转换地有些快,猛的站了起来,说得急促而有力,但看着儿子的样子,却很无力。

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好好陪过秦木,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不够。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要分得清轻重缓急。”秦大海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我知道的,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秦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相比较我,你们更应该照顾好自己。”

“岁数都不小了,多注意身体,我年轻人,耐力够。”

“木…儿,你听…你爸的话,读书重要,没钱我们可以想办法。”

坐在一边的母亲都哭成了泪人,噙着眼泪,说话断断续续。

“不需要,家里什么条件,你们比我更清楚,一个人赚钱,怎么养活这个家。”

秦木冷静地说道。

徐洁擦了擦眼泪:“我可以去做点散工,只要赶得及煮饭就可以了。”

“不需要。”秦木的话语掷地有声,“你腿脚不好,禁不起瞎折腾。”

“就这样了,明天还要上课,我去睡觉了。”

徐洁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秦大海拦住,捂着嘴小声抽泣。

看着儿子越来越高的个子,背影遮住了自己的脸,明明是至亲,却又显得如此生疏。

……

秦木洗完澡躺在床上,昏黄暗旧的灯泡摇摇晃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墙上一只大蜘蛛正在辛勤地结着网,时不时还能听到老鼠啃门的声音。

秦木独自在这里生活了七八年了,早已习惯独居,爸妈的回来,他思考了更多。

“如今有了系统这个神器,我不应该再让父母受这么多苦了。”

秦木蹙着眉,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

“下雨了,爸妈估计就得走了,十一点多还有一趟火车,应该赶得及。”

秦木头一次觉得,这雨下得很不应该。

听着父母细微的议论声,想起这么多年与父母屈指可数的见面数,

脑海里浮浮沉沉的家庭画面,忽闪忽暗,交织在一起,却分得明明白白。

慢慢秦木有了睡意。

“木儿。”徐洁小声地询问着。

“唔~”

秦木半睡半醒之间应了一句。

“雨停了,衣服鞋子都给你洗干净放阳台晒着了,起来记得收。”

“好~”

“我们走了,木儿。”徐洁轻轻擦掉眼泪,不让自己儿子感受到,“下次再回来看你。”

……

一觉醒来,爸妈已经早走了,秦木看着干净的地面,垃圾兜里也干干净净,知道是自己妈妈的杰作。

洗漱完,秦木打开小冰箱,里面有爸妈买的面包和蛋挞,冰箱边上有一箱牛奶。

秦木心里微微触动,爸妈虽然没有陪伴他,却从未忘记他。

拿上面包牛奶,坐在桌子边上。

桌子上卫生纸盒压着着五张红票子,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木儿,我们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爸妈下次再回来陪你。

冰箱里有面包,边上有牛奶,好好吃饭,桌子上的钱,拿着买些好吃的,鞋子衣服记得收。

……

我们就先走了。”

看着母亲秀气的字迹,秦木不争气地流下了泪。

前世父母在他上了大学后半读半工了几年,虽然生活有所改善,但落下了一身的毛病。

子欲养而亲不待!

“爸妈,这次不会了。”

秦木握紧纸条,又舒张开,折起来,放进了书包里的小夹层,这里有父母所有的印记。

又将爸妈给的钱紧紧地夹在书包另一个小夹层里。

书包里还有两瓶旺仔,是秦木要给烟萝的。

想着烟萝那诱人的模样,秦木心里稍稍宽心。

吃完早餐,穿好衣服,秦木便出门了。

“好久没上学了,感觉真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