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栾风墨麟《囚蛇》_沈栾风墨麟最新热门小说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囚蛇》,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栾风墨麟,故事精彩剧情为:【穿书重生万人迷 强制爱 黑化病娇 团宠修罗场 前世今生 双洁】
【清冷佛系仙君vs醋精疯批偏执狠蛇】
一句话简介:醋缸里泡大的小蛇他终于黑化了!
沈栾风穿成玄幻文万人迷男主,主线要上天入地的寻找五颗龙珠
正要下界找龙珠,出门就在淤泥谭里,捡到了一条能变成漂亮少年的小蛇
男主招桃花的命格,一路吸引了魔尊,鬼王,妖界太子,人间帝君
却总像是有人在帮他驱逐桃花一样,这些男配看他的眼神无不幽怨
后来他发现,每找到一颗龙珠,就能恢复些前世记忆
一开始只是一朵莲花和一条苍龙无忧无虑的遨游天地间
到后来……记忆里的画风逐渐令他惊恐
捡回来的漂亮少年,褪麟生角,一朝化龙,逐渐靠近他耳边,嗓音幽幽
“都记起来了?六界孤寂,欢迎你回来”
“我能囚你一世,就能囚你第二世”
“前世今生,天命注定,他们谁都不配与我争”
“我墨麟以龙魂起誓,永生永世,你都只能是我的”
——
后来,墨麟说
龙魂被灭四千年,我还能记得你身上的花香,也算对得起我们从前枯涸生春的时光
我等了你四千年,依旧很爱你
(醋意横生的极限拉扯,酸甜翻倍,加书架移步正文)

小说:囚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胡言.

角色:沈栾风墨麟

小说《囚蛇》是由“胡言.”所著。内容概括:“啧,又不是你过寿辰,鸡蛋也不是给你煮的,你这小蛇不讲道理。”沈栾风语气无奈,但看着可怜兮兮的小蛇,他被迫停下脚步。弯腰把碗里的鸡蛋又夹出来些,放进门槛上的木碗里。“早知道三天前不把你捡回来了,让你在泥坑里泡着。”!!!被嫌弃了

评论专区

恐怖手机游戏:大楼副本不错啊,5分钟后的男主这个设定挺赞的

我,东京剑圣,百般武艺:属于后悔花钱看的小说

拳镇山河:神机厉害啊.第一章主角师傅被坏人抓走,主角被逼截人,然而主角的爷爷和爸爸都是将军……..对面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同样的一章后面还有个都市之校园兵王一样的角色当情敌.果然老作者,一下就抓住小白读者的G点.

囚蛇

第2章 它爹娘都一窝窝的下蛋,下完蛋就飞走了

“啧,又不是你过寿辰,鸡蛋也不是给你煮的,你这小蛇不讲道理。”

沈栾风语气无奈,但看着可怜兮兮的小蛇,他被迫停下脚步。

弯腰把碗里的鸡蛋又夹出来些,放进门槛上的木碗里。

“早知道三天前不把你捡回来了,让你在泥坑里泡着。”

!!!

被嫌弃了。

墨麟这是生平头一次被人嫌弃,虽然他的生平没有太多记忆,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

但别的人神妖魔鬼见了他,哪个都得喊一声小蛇君。

就凭他是蛇族之王,最有可能化身成龙的存在!

可谁能想到,他一条身份这么尊贵的蛇,会因为些鸡蛋花儿,被嫌弃了。

“旦旦,你不能这么说我,我不是计较鸡蛋,我是说,你不能不要我,我是蛇蛇啊。”

“小小年纪就有蛇精病了,真可怜,快吃吧。”

“……”

沈栾风端起托盘走远。

玉色长衫在不染凡尘的天界廊下,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儿,身姿修长,一举一动都是斯文秀雅。

小蛇看着这一幕,越来越难过,情绪再也忍不住了。

它眼眶飘出透明的小泡泡,顺着花生大小的脸庞,咕噜噜的落下来。

“旦旦……”

“我不会让鸟把你抢走的,那只黑乌鸦想都别想!”

“它一只乌鸦有个屁的寿辰啊,它爹娘都一窝窝的下蛋,下完蛋就飞走了。”

还未开智得小蛇哭的超级委屈。

随后晃晃脑袋,吸吸鼻子,开始吭哧吭哧的吸溜面条。

——

前殿。

大殿里坐着一个端端正正的身影,看起来像是人间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模样。

容貌俊美,五官深邃。

周身气质邪魅不羁,眉眼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凌厉威严。

头上长着一双黑银相间的魔角,两只魔角周围泛着赤色玄光,能瞧出魔力高深,不容小觑。

一身银纹黑袍,更为他的气质增添沉稳霸气,左手腕缠着一条黑鞭。

这便是魔界帝君,赫连泽。

他百无聊赖的动了动鼻尖,在闻到那抹令人安心的莲香时,便知道是谁来了。

眸中的凉薄瞬间收起,换上一副斯文有礼的浅笑模样。

“栾风,你来了。”

“哎,你坐着就好,我刚煮好的长寿面,有些烫。”

沈栾风看着站起身要迎过来的人,连忙出言拦住,他加快脚步把手里的托盘端到桌边。

“我这生辰之日,原也没有多少人惦念,有劳你亲自下厨。”

赫连泽被人引着又在椅子上坐下,扫了一眼桌面。

两碗很简单的鸡蛋面,很简单,甚至连鸡蛋都没舍得多放一些。

沈栾风有些不好意思,说:“也没多劳累,只是你来的仓促,我没有时间准备更多了。”

鸡蛋还被那小蛇占走大半,等于是只剩一碗清水素面条。

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但沈栾风想,魔又不是凡人,又不用吃人间食物,有个样子看看就行了。

果然,赫连泽笑的谦卑有礼。

“无妨,只要是你亲手做的,我都很满意,无需更多珍馐美味,一碗汤面足以。”

“……”

在众多追求者中,数眼前这位表达方式最含蓄了。

但沈栾风还是有些尴尬。

他捏了捏耳垂让视线错开,嘴里说:“在凡间,长寿面是好意头,你尝尝吧,别嫌弃手艺差。”

赫连泽欣然点头,拿起筷子尝了一小口,随后抬头跟对面的人回话。

“味道很好。”

“昂,你爱吃就好,往后每个生辰我都可以给你煮面,只要你高兴。”

高兴的话,就不会有黑化的可能。

沈栾风笑起来。

想到世间一片和平美好,他就觉得这一年来的努力没白费。

赫连泽放下筷子,盯着对面人的笑颜,只觉得来时的烦躁都被化解了。

仙界鸾凤仙君,六界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单是看着这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百毒不侵。

赫连泽对沈栾风的喜欢,也并非没原由。

一是沈栾风长的好看,二是……长得好看就够了。

“还记得你送我受伤的子民回来魔界时,也是这样对我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天界小仙君的本分。”

沈栾风脸上笑的明朗,语调轻快。

“只是你得叮嘱他们,抓犯人时也要注意安全,魔力不够多危险啊。”

“……”

约莫半年前,沈栾风借了净瓶往人间大旱的城池施雨,回来的路上,恰巧碰见捉拿犯人的魔界兵将。

兵将们打不过恶犯,很快就负伤了,他便想也不想的出手相助,制服了恶犯。

还用自己的飞行法器,送兵将们押送犯人回魔界。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跟赫连泽第一次见面。

他站在云端的莲座上,赫连泽手握鞭子,立于魔界的分界石碑前。

遥相对视。

两人便是相识了。

……

此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天界小仙君的本分。”

赫连泽听了他的话,摇摇头。

“并不是所有的仙君,都如你一般心善,在仙界其他人眼里,我魔界只是上不得台面的恶魔,乌合之众。”

“不!你千万不能这么想!”

沈栾风脑子里都要响起警报声了,连忙摇头否认。

“仙界绝对没有这种想法,真的,只是别的仙君不常四处跑动而已,若是碰上了,也都会出手相助的。”

多少黑化的反派,都源于不被重视,心底生出怨气。

再加上天天被歧视,最后就会黑化。

沈栾风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赫连泽笑了笑,明显不信:“你不必这样替他们说话……”

沈栾风急了,一把握住眼前人摆在桌上的手!

双手都跟着紧紧攥上去,企图带给人一丝友谊温暖。

“听我说,六界众生平等,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你得记住,化魔也是你们努力修炼来的本事啊,没有谁高谁低之分,绝对没有人歧视魔界,真的!”

“……”

赫连泽垂眼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对方温暖干燥的掌心,感知的尤为清晰。

他眸色里多了几丝真切的柔光,顺着点头:“好,我相信你。”

“是真的相信?”

沈栾风打量着对方眉眼,企图找到些怨气的痕迹,还好没有怨气。

“这样吧,你们魔界最近缺什么少什么吗?我这里……”

话还没说完,就听门边——

“砰!”

还交握着手的两人,同时扭头看向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