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郭傲(赶尸封魂术)_《赶尸封魂术》全集在线阅读

《赶尸封魂术》内容精彩,“郭傲”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林淼郭傲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赶尸封魂术》内容概括:我叫林淼,祖上世代为赶尸人我天生命格残缺,原因让你们意想不到谁说世间善即善,恶即恶?让我来告诉天道,世间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你从我身上拿走的东西,我林淼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小说:赶尸封魂术

类型:悬疑

作者:郭傲

角色:林淼郭傲

热门小说《赶尸封魂术》是作者“郭傲”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恶魔的天使:太古遗音

诸神世界的死神:这文笔,这自嗨的写法,让我看的很尬聊

红色脊梁:妈的 写出来一个全能主角,结果跟S…一样,明知道历史,却矫情,文青,恶俗,什么都不干,就等着上井冈山抱大腿明着暗着吹捧老蒋 , 这个是那里是投共,其实是黑共

赶尸封魂术

第6章 初出茅庐

我回屋拿起夜行袍,从内衬里的封魂袋中找了几粒定尸丸分别塞在父母尸体的七窍中,这定尸丸可以最大限度保存尸体的完整度,防止尸体进一步腐烂。掏出手机,我给顾叔打了个电话,二十分钟左右,顾叔就带着妻子和儿子急匆匆的来到了我家中。

“把客厅里的东西挪一挪,我帮你布置一下灵堂。”顾叔看着我父母的尸体,良久跟我说出了这句话。

我把客厅里的花梨木桌子留在了客厅的正**,摆上香炉和灵位,接着顾叔又帮我把床和父母的尸体抬了出来,又让我找了张白布盖在了尸体上。他点燃了一炷香,和妻儿一起对着我父母拜了三拜。随后,他告诉我给张馆长打电话,这个张馆长是我们这殡仪馆的馆长,这些年和我父亲是生意伙伴,家里的尸油都是他私下里偷偷卖给我父亲的,我父亲也经常帮他应付殡仪馆的灵异事件,毕竟那个地方邪性的很。

父亲生前已经把他的人际关系大多都推给了我,还跟我说这些人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有事开口就行。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是张馆长吗?我是林立的儿子,我叫林淼,我的父母今天去世了。”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他又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总之就是告诉我不要慌之类的话。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在我家院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三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其中两个男人从后备箱里往屋里搬花圈,另外一个油头戴着眼镜的男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握了握我的手,说了一句节哀,又和顾叔握了握手,便进入灵堂给我父母上香去了,这个人应该就是张馆长了。

他说:“你父母的所有丧葬费用都交给我,算我送他们最后一程吧。”“先谢谢张馆长,不过我还是自己来弄吧,毕竟父母走后给我留了一笔钱。”我回答道,“别跟我争了,殡葬这些东西我比你在行,而且你父亲生前没少帮我,还有以后叫我张哥就行,不要叫什么馆长,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见他执意,我也没继续和他争,“那先谢谢张哥了!”我冲他抱了个拳。后来他又询问了我的意见,问我是立刻火化还是要为父母守灵,我告诉他我已经对父母尸体做了处理,想为父母守灵七天。他也没觉得惊讶,我想父亲的手段他可能早就见识过了,所以听到我这话也见怪不怪了。

傍晚我送走了执意要留下的顾叔一家和张馆长,找了个垫子便跪在了父母的灵位前,除了吃饭和上厕所,我一跪就是七天,连睡觉都是跪着睡的,腿早已没了知觉。

第八天一早我给张馆长打了电话,没过多久,一辆灵车便出现在了我家门口,拉走了父母的尸体。到了殡仪馆的告别厅,按照常规,我和顾叔一家还有张馆长对遗体进行了告别,我看着父母的尸体被推进火化炉,心里五味杂陈,感叹如果没有顾叔和张馆长的帮助,面对这生死离别我该有多么的无助呀!火化进行的很顺利,父母的骨灰被我装进了提前准备好的玉制骨灰罐,我将骨灰安葬在我祖父的墓旁,张馆长准备了很多鲜花,并且提前找工匠雕刻了汉白玉的墓碑。我对着父母的墓碑磕了三个响头,点燃了一旁的纸钱,待纸钱燃尽,我默默的说了一句:“爸,妈,保重!”便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先是将父母的房间清空,布置了一个灵位,摆上了香炉和父母的合照,恭敬的点燃了三支香。走出房间,我看了眼客厅里没复位的家具,自言自语道:“睡一觉起来再收拾吧,太累了,太累了。”我这几天确实是疲倦至极,我躺在床上便昏昏睡去。

不知不觉中我睡了一天一夜,我爬起身先是给父母上了一炷香,打开冰箱拿出了一包已经风干了的面包,塞进嘴里嚼了两口,此时此刻太想念母亲做的饭菜了,但是没办法,以后的路我该自己走了。我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把客厅里的家具复位,客厅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缺少了父母的声音。我回到房间,盘坐在床上,开始吐气凝神。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手机铃声从修炼中拉了出来,是张馆长,我接通电话:“怎么了?张哥。”“你现在有时间吗?能不能来趟我这,殡仪馆出事了!”张馆长的声音焦急万分,“你稍等,我马上就到。”我立刻穿戴好了装备,锁好门,叫了辆出租车直奔殡仪馆。

车刚到门口,我就看见了张馆长在大门口来回踱步,殡仪馆被拉上了警戒线,还有几辆警车停在门口。我付了车费,推开车门。

张馆长迎了过来:“林老弟,你可算来了,我这可出大事了!”

从这阵仗我不难看出事态的紧急:“你先别慌,跟我说一下情况。”我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抚道。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咱们殡仪馆的夜班保安老孙死了!今天早上,老孙头的尸体在尸体库的门口被发现,目击者说尸体呈现奋力向外爬的姿态,一身的酒气,经过法医的尸检显示他体内有大量酒精残留,手脚的筋被挑断,而且还被拔掉了舌头,最重要的一点,昨天下午**送来了一具无人认领的无头女尸,尸体高度腐烂,存放在我们的尸体库,今早那具尸体也不见了!”张馆长说到这,身体直打哆嗦。

“**那边的调查结果呢?”我问。

“**说老孙是流血过多死的,只不过舌头没有找到,他们翻看了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这起案件定义为灵异事件,所以我才找了你,**在我办公室等你呢!”张馆长说着就要拉我进去,我阻止了他说:“先等等,我想先去保安室看看。”

我在下车的一瞬间,就闻到了一种浓烈的腐尸气息,“好,我带你去。”说着张馆长在前我在后,一起走进了保安室。保安室的衣架上挂着老孙的便服,也就是他平常穿的衣服。我走上前嗅了一下,转过头对着张馆长说:“张哥,叫上**,我们去老孙家。”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